兮凉

☆文渣自娱地☆ooc是本体☆

☆伞修伞☆喻黄喻☆双花☆林方☆江周江☆韩张☆方王☆卢刘☆高乔高☆双鬼☆肖戴☆魏果☆莫橙

吃下周翔☆李乔☆秋橙安利【

BE会死星人

求投喂w

渣浪@兮凉_ryo

#全职高手##伞修伞##中元节#

一篇产自8月11日的中元节主题文,想想还是扔到lof上了

文笔渣,人物略ooc,请见谅

微博上有人推断今年8月11日是伞哥忌日让我感觉有点微妙。


(一)

      中元节,俗称七月半、鬼节,传说这一天地府会放出全部鬼魂,已故祖先可以回家团圆。

(二)

      是夜,今年八月的H市意外的没有以往那么炎热,前些日子彻夜嘶鸣的蝉也已偃旗息鼓,零星的星子点缀在漆黑的天空中,夜晚的风还带着一丝丝凉意。

      今日,恰是农历七月十五。

      “呵,我说沐秋,人家都说这是鬼节,怎么也不见你来见见我。”

      屋内并未开灯,惨白的月光静静洒在床前,黑暗中有第一点火光忽明忽暗。依稀可见一个男子静静地靠着墙壁,双手插在裤袋里,嘴里叼着烟。说着他又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烟来,表情晦涩难懂。

      “也对,我也不算你什么人,人家都是祖先回去看后辈的,你来见我也不合适是吧。”

      语气中带着几分自嘲和几分落寞,他叼着烟,看着窗外,好像在想些什么,又好像只是在发呆。他把烟掐灭在烟灰缸中,他的面容也终究隐没在黑暗里。

      “还等什么等,睡吧。”

(三)

      他对于眼前的景象有些疑惑,这是……世界荣耀邀请赛颁奖典礼?他看着一个个面容模糊的队友在互相道着恭喜,偌大的会场中飘荡着五星红旗,无数人在呐喊,却听不清在喊些什么。

      “阿修?你在发什么呆啊,快上来领奖啊!”颁奖台上的少年笑着向他伸出了手,少年穿着一件灰色的毛衣,是他秋天常穿的那一件,少年姣好的面容在会场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精致了,从来没有见过少年如此灿烂的笑容,仿佛阳光下那一朵朵开得正艳的向日葵,但他心中却莫名的涌上了一阵酸涩。

      然而下一秒,画面一转,他和少年已经一起将冠军奖杯举起,耳边传来观众席上如潮的叫喊,面前的场馆也在灯光下显得不真切起来。他扭头看向少年,少年见他看过来,沾染着喜悦的眼睛异常闪亮,嘴角高高扬起,终是忍不住咧开嘴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阿修,我们是世界冠军!”

      他被少年的笑容感染,情不自禁地想要微笑,然而下一秒少年倒在他的怀里。

      少年嘴角沾染着鲜血,面色惨白地看着他,颤抖地伸出手想要擦去他眼角的泪水,终究无力的落下。他握住少年的手,轻轻吻了一下少年的手背,想要扯出一个笑容让少年放心,泪水却不自觉地流了下来,他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锋利的刀子划开,刹那间痛得不能自已。

      少年却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极为浅淡的笑容,他吃力地说:“阿修……我…我好像…咳咳……好像…没有…机会……能…超过你了啊……”他的眼眸异常的明亮,下一秒却缓缓地阖上了。

      画面一闪,他看见医生缓缓地将白布盖上少年的身体,他伸出手去,却什么也够不到。

(四)

      “啊。”他猛地从梦中惊醒过来,睁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用了好长时间才意识到自己在哪里。他无力的闭上眼睛,用手臂轻轻地遮住眼睛,他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梦境,一些细节已经想不起来了,然而那种深入骨髓的绝望却久久挥之不去。他用手摸索着台灯的开关,“咔哒”一声,柔和的光线充满了整间屋子,他这才感觉身子渐渐回暖。

      也不顾自己还在床上,他撑起上半身,从床头柜上的烟盒中掏出最后一支烟,取过打火机点燃,深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眼圈,心脏才有了重新跳动的感觉。

      沐秋,你回来的方式还挺特别的啊。

      突然门“咔哒”一声开了,他愣了楞,疑惑地看向门口,下一秒,却瞪大了眼睛,嘴巴不自觉地张开,烟“啪”的一声掉在被子上,马上烧出了一个洞,他这才回过神来,七手八脚的将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他缓缓抬起头看着门口的少年,露出惊恐却夹杂着几分惊喜的表情,艰难地咽下了一口口水,略带迟疑地开口道:“沐…沐秋?”嗓音沙哑的可怕。

      少年却又好气又好笑地回道:“怎么,见鬼啦?我说你还睡傻了不成,要是你傻了我就把你卖掉,这样我们就不缺钱花了。”

      他根本没有听少年在说什么,只是激动地从床上奔下来一把将少年拥入怀中,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冷静,只是紧紧地抱着少年,一遍又一遍的念着:“沐秋。”

      少年有些手足无措,只好任由他抱在怀里,疑惑地盯着他看了半晌,突然明白了什么,伸出手安慰性地拍了拍他,”好啦好啦,是不是做噩梦了,我不是好好的在这么,梦都是反的啦。”

(五)

      当晨曦的阳光洒入屋内的时候,床上的他微微皱了皱眉头,从睡梦中醒来。他盯着天花板怔了一会儿,突然低笑了起来。

      “原来一切都是梦么,呵呵。”

      他转过头,入眼的是空了的烟盒,他不可置信地坐了起来,却看到被子上一个被烟烧出的洞。

      突然,门“咔哒”一声开了。




评论
热度(3)

© 兮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