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凉

☆文渣自娱地☆ooc是本体☆

☆伞修伞☆喻黄喻☆双花☆林方☆江周江☆韩张☆方王☆卢刘☆高乔高☆双鬼☆肖戴☆魏果☆莫橙

吃下周翔☆李乔☆秋橙安利【

BE会死星人

求投喂w

渣浪@兮凉_ryo

迟暮

文笔小学生水平,手机码字排版略渣。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大量私设出没!感情可能把握的不是很到位,求轻拍 【躺,本来想些粮食向的,功力太差还是写不出来…食用不适请及时关闭窗口,暂时不提供谈人生服务。
大孙生日快乐w

他今天76岁了。
不过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好好过过生日了。
“生日其实也没多大意思,不就是一天24小时,还要庆祝自己又老了一岁。可人啊哪天不在变老呢?不过,我活的也够长了,活到76岁,也算是没拉低平均寿命,也不算丢脸是吧。我确实是老啦,不然怎么净想这些有的没的。”
他笑着摇了摇头,低头吃了一口冷掉的长寿面,尝不出啥味道,抬起头时恰好看到面前没有动过的另一碗面,一时间有些发愣。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他的心头,眼睛蒙上一层水气,眨了眨眼,一滴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滑落,他抬手用长茧的指腹轻轻逝去眼角的泪水。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这已经不是当年那双少年的手了,多年前手伤再次复发,从那以后一遇到阴冷潮湿的天气左手就隐隐作痛,时间总是无情的很,手上的皮肤开始皱起,岁月的痕迹难以抹去,近些年他更是衰老的厉害,手脚都开始有些不利索了,那双打荣耀的手有时也不可避免地颤抖起来。人生总是那么现实。
他开始回忆起往事来,但是以前的朋友、队友和对手,曾经有过共同记忆的人,一些已经淹没在时间的洪流中,一些却早已离开不知所踪。
他抬起头,看着对面墙壁上挂着的照片,虽然照片因为时间久远有些微微泛黄,但是相框却是一尘不染,隔着玻璃的少年笑得还是那么灿烂,他几乎痴迷地看着那张照片,看着照片中的那个少年,酸涩和痛苦几乎要从心里溢出来,心底却空落落的,风一吹,麻木地疼痛起来,那种熟悉的深入骨髓的疼痛。
他想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他最刻骨铭心的一个生日。

那是在世界荣耀邀请赛刚刚结束的夏天,大家都还沉浸在夺冠的喜悦中。他还记得决赛那天站在领奖台上的张佳乐,眼里饱含着泪水,嘴角却高高扬起,在会场灯光的映照下,耀眼得可怕。他仿佛也受到了感染,嘴角不自觉地扬起,眼神却不自觉地流露出落寞与悲伤。
“真想和你一起站在领奖台上。”他喃喃道,右手无意识地抚上伤处,然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那年8月17日,当他睡眼惺忪地打开门的时候,少年带着熟悉的微笑大喊一声:“Surprise!”他觉得心中积郁多天的阴霾立刻消散了,他笑着接过少年的行李,用另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在他不满地抱怨声中哈哈大笑起来。
其实他们很少一起过生日,以前在百花的时候也许是觉得日子还长,简简单单地吃个长寿面就算庆祝。后来从他受伤退役,到现在他在义斩,张佳乐在霸图,两人更是聚少离多,想一起庆祝生日也是力不从心。只能隔着一条电话线,轻轻道一声:“生日快乐。”所以这天少年能来,确实是一个惊喜。
夜幕缓缓降临,饭后,两人肩并着肩走在江边散步,偶而有一丝江风吹过,稍稍抚平人们心头的躁意。
身旁少年的脚步不知为何慢了下来,他疑惑地伫足,回头看向少年。后者则无意识地舔了舔干燥的下唇,嘴巴微微蠕动,似乎要说些什么。他预感到少年接下来要说的话会影响到他的一生。他也不开口,只是尽量平静地与其对视,垂在身边的手却暗暗收紧。
少年在他的注视下脸色微微泛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脸“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啦,就…就是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少年开始还犹犹豫豫的,突然又像豁出去似了飞快地把话说完了,猛地把脸转回来却恰好对上他饱含笑意的眼神。“嗯。”他平静地回答,用眼神示意少年继续。
其实他的心里早就翻江倒海,心跳得飞快,比他第一次上台比赛时还要紧张。有些事在他心中深埋太久,久到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被人稍稍触碰就会引起巨大的反应。但他极为努力地维持着表面的平静,他要等少年亲口说出答案。
“他荣耀打得很好,是个狂剑士,也很照顾我,我好像动心了,但是…他也是一个男人,喜欢同性是不是不对啊?”少年的脸上略微显露出一些羞涩和困惑,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该不该说下去,这个社会对同性之间的爱情并没有那么宽容。他微微低下头,头顶在灯光的映照下浮现一层浅浅的光晕。虽说少年年纪也不小了,但是感情方面却单纯得很,何况这份感情又那么特别。
他不想再等了,如此明显的暗示让他的心激动地要跳出来,他的嘴唇微微发抖,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口,他不想再忍耐下去了,他想大声地告诉少年他喜欢他很久了,他激动地张开手就要将少年拥入怀中。
然而现实却无情的粉碎了他的喜悦。
“他叫David,是英国队的选手,我们在苏黎士认识的。”
他全身都僵硬了,伸出的手定格在半空中,仿佛陷入了冰窖中,血液也停止了流动,他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入骨的寒冷,但他连叫都叫不出来。

回忆戛然而止,他完全不记得这之后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但当时那种无边的绝望却深深刻入他的记忆中。
错过,是人生最美好的玩笑。
他莫名地感觉有些冷,再无心情吃面,推开碗,他又长久地凝视着少年的相片。
自从发生那件事后,他有意无意地和少年疏远起来,即使他曾经那么努力地拉近两人的距离,当时的他只想逃离,他无法忍受少年在他面前提起他喜欢的人,嫉妒和悔恨会将他撕碎。
他残忍地将自己从少年的世界分离出来。渐渐的他的心开始变得麻木起来,渐渐的他们有了自己独立的生活。
不过每当生日的时候,他们还是会互通电话,然后他会为自己煮一碗长寿面。他忘不了他和少年一起度过的第一个生日,那一碗少年做的,忘记加盐的长寿面,忘不了上升的雾气模糊的那一张青涩的脸庞,忘不了少年在听他说好吃后许下的每年做长寿面的承诺。
他不会质问少年为什么没有遵守承诺,因为他也背弃了守护少年一生的承诺。
上了年纪后,两人的联系变得更少了,他也很少打听少年的事,不是不关心而是太关心了。越是逃避,就越渴望接近。但是在感情面前,他不过是个胆小鬼,一个连承认都不敢的胆小鬼。
“呵,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但是六年前的一个电话,让他陷入了更深的悔恨之中。
那天入夜的时候,天色阴沉沉的好像快要下雨的样子,他的左手隐隐作痛起来,心突突地跳着,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然后他接到了黄少天的电话。
“张佳乐走了。”
天空中兀的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了他一瞬间变得惨白的脸庞,随后天边炸开一个闷雷,手机从他手中滑落,“咚”的一声掉在地毯上,他顾不上那么多了,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干了,他瘫坐在椅子上,用双手遮住眼睛,失声痛哭,似乎要把多年来积累的悲伤全都发泄出来。
那一夜,他仿佛老了十岁,而他的心好像再也不会跳动起来了。
后来他打电话给黄少天,打听了很多关于张佳乐的事。
听说他最后没有和David在一起,甚至连告白都不曾有过。
听说他有段时间老是和黄少天抱怨孙哲平对他越来越冷淡。
听说他想明白了很多事却不知该如何挽回。
听说他一直和孙哲平一样一个人生活。
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有些想要忘记的东西总是特别刻骨铭心,每每想起,心总是钝钝地痛。他默默起身,把碗拿到厨房洗干净。窗外的天空已然黑透了,依稀能见到几粒星子。
他走入卧室,躺在床上,眼神发怔,呆呆地盯着天花板。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我也快尝尽这八苦了。”他似乎在自言自语,说完缓缓阂上了眼睛。
意识开始迷离起来,他梦见少年笑得一脸灿烂地看着他说道:“孙哲平,生日快乐,还有…我喜欢你。”
他等这句话已经太久了,沉寂已久的心也重新恢复了跳动,他毫不犹豫地牵起少年的手,坚定地向前走去。
床上的他神态安详,嘴角挂着浅笑,好像一切悲伤都消散在他的笑容里。
张佳乐,我爱你。

评论

© 兮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