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凉

☆文渣自娱地☆ooc是本体☆

☆伞修伞☆喻黄喻☆双花☆林方☆江周江☆韩张☆方王☆卢刘☆高乔高☆双鬼☆肖戴☆魏果☆莫橙

吃下周翔☆李乔☆秋橙安利【

BE会死星人

求投喂w

渣浪@兮凉_ryo

【喻黄】BE三十题1-3

之前为了赶喻黄稿写的段子,结果还没摸完这三十题稿子已经赶完了【。

扔上来备份一下,兴许哪天会把它写完吧【大雾

#BE三十题#1.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喻黄古风paro##ooc是正常画风#

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而他只是一个伴读。

喻文州永远忘不了那一天,整个长安城因为太子和丞相之女的婚礼呈现一派祥和。只有他独自一人坐在城门上饮酒。

第一杯,敬你我同窗之情。
第二杯,谢你待我如兄弟。
第三杯,祝你娶得美娇娘。
第四杯,愿你一世无烦忧。
第五杯,悼我无望之爱恋。

放下酒杯,喻文州抬头看夜幕中绚烂的烟花。恍惚中,他仿佛回到了人年少无知的时候。

「文州文州,今天学的《诗经》里"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牵着你的手,和你一起到老"啊?难道不牵着手就不能一起到老了?!文州文州你想和谁一起到老啊,要是我的话…」黄少天突然一把握住了喻文州的手。「文州,我牵住你的手了。和我一起到老好不好?」

当时的他是怎么回答的?

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唇边的苦涩却怎么也化不开。他默默斟满一杯酒,仰头喝尽,辛辣刺激着他的喉咙,连带着他的心也抽痛起来。他的答案早已经不重要了。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少天,你执起了她的手,注定无法与我偕老了。

今夜的长安美得有些醉人呢。

#BE三十题#2.反目成仇
#喻黄古风paro##私设##ooc#

“师兄,当年是你逼走了魏前辈?!为什么啊难道就是为了掌门之位?师兄你不是这样的人啊你不是一向对权利不在乎的么?你告诉我为什么啊!”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试图从他的表情中捕捉到什么。

“少天,我不像你那么有天赋。”沉默了许久,喻文州开口说道。

“那也不能…魏前辈那么照顾我,你知道他离开的时候我有多伤心么?!师兄你太令我失望了我真是看错你了。”黄少天眼底划过伤痛,“喻文州,我不会原谅你的!”说罢转身拂袖离去。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远去的背影,暗暗攥紧了拳头。

我只是想要和你并肩站在一起罢了。

喻文州勾起一个苦涩的笑容。

我好像不小心把你推得更远了呢。

#BE三十题#3.终其一生的单恋
#喻黄古风paro##ooc是本体#

夜凉如水。

除了巡逻的士兵,大家都早早入睡,为明日的决战养足精神。然而将军的帐中依旧灯火通明。

二人确认完最后的部署。年轻的将军看向同样年轻的副将,似乎想到了什么微笑着说道:“少天,等我们打完这仗,刚好能赶上七夕啊。”

“诶诶诶好像是呢,不过我们又不是女孩子过什么七夕啊,说起来倒是有很多女子仰慕喻大将军呢,每次回京场面都盛大的很呢,还好文州你没有娶妻,不然恐怕京城都要被女子的眼泪淹没咯。”

“呵呵。”喻文州低笑了两声,“其实我有喜欢的人了,如果可以的话想和他一辈子在一起呢。”说完他看向黄少天,眼神温柔而认真。

黄少天愣了一下,不自觉地错开了与之相交的视线,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说道:“咳咳,那恐怕有很多女子要伤心了,啊,时候也不早了,明天还要上战场呢,我先回去睡了,文州也早点睡吧,晚安。”说着逃似的出了喻文州的帐篷。

喻文州的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嘴角却微微勾起。少天,你的兵法还是我教的呢。待这场战役结束,也是时候和你挑明了。

这一仗,蓝雨大军大获全胜。然将军喻文州,身受重伤,终是以身殉国。

回京后,黄少天拒绝了皇帝的封赏,毅然辞官,遂无音讯。

一生,其实也就那么长。

评论(3)
热度(5)

© 兮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