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凉

☆文渣自娱地☆ooc是本体☆

☆伞修伞☆喻黄喻☆双花☆林方☆江周江☆韩张☆方王☆卢刘☆高乔高☆双鬼☆肖戴☆魏果☆莫橙

吃下周翔☆李乔☆秋橙安利【

BE会死星人

求投喂w

渣浪@兮凉_ryo

【喻黄】待君归(四)

​子时三刻。
​屋内的人坐在窗前,望着窗外漆黑的天空有些焦急。不知为何,本该在子时送信来的信鸽却不见了踪影,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他低下头沉思,耳边却突然传来了鸽子煽动翅膀的声音。转头一看,发现自己要找的信鸽不知何时已经停在了窗台上。他右手抓住鸽子,左手取下鸽子腿上缚着的纸条,随手将鸽子放飞。然后他在怀里摸索了一阵,掏出一个火折子。打开,吹着,他就着火光将字条上的内容扫了一遍,看到“速回”二字他皱起了眉,似乎有些想不通,却还是叹了口气,将纸条烧了。将头探出窗外警惕地看了看,确认没有异样后顺手关上了窗。
​不知在墙角阴影里站了多久的某人抬头看了看天,勾起一抹愉悦的笑容,暗暗想道:终于要变天了啊。

​次日。
​一大早,黄少天就敲响了喻文州的房门:“喻大哥你醒了么?”
​“是少天啊,请稍等一下。”
片刻后门从里面被打开,可以看见正对门的桌上摆着一壶冒着热气的茶和一本摊开着的书,喻文州也是早早梳洗妥当的样子,看样子似乎是在晨读。
“少天找我有什么事么?”喻文州的嗓音还带着一点起床特有的低沉,语气却依旧温润平和。他似乎永远都是这副温润如玉,举止谦和的模样呢,这个念头不知为何突然出现在黄少天脑海中。
一抬眼刚好对上喻文州询问的眼神,他掩饰性地清了清嗓子,说道:“是这样的,我在广州府也逗留了好久了,该吃的都吃了该看的也都看了该玩的也都完了我也差不多该走了,说实话老呆在一个地方可不是我黄少天的风格啊,这不过来和喻大哥打声招呼我准备今天就走。这几日多谢关照了,至于知府大人那里我就特地过去告辞了还请喻大哥代为转达。对了对了,我走的时候就别安排这么大排场了,就让我安安静静地离开好了。”
“本来还想找机会带少天去尝尝蓝雨楼的酒,既然这样的话,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少天和我一起去小酌一杯,也当是为你践行了可好?”
“唉唉唉唉唉?!蓝雨楼的酒很有名么?没有尝过就离开好像是有些遗憾呢,反正也不差这几个时辰,要不我先回房拿下行李再和喻大哥去蓝雨楼喝酒吧,就这么说定了啊我先回房了啊。”
说完这句话黄少天早已冲出了屋子,没有机会看到喻文州收敛了笑容后微微发怔的表情。

​蓝雨楼。
​喻文州拢了拢袖子,露出一截手腕,右手执起面前雨过天青色的酒壶,注满了黄少天和自己面前的酒杯。放下酒壶,他看向面前忍不住想要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的黄少天,轻笑着说道:“先别急着喝,少天,你知道这酒叫什么吗?”
​对面的黄少天似乎犯了难,犹豫着开口;“这……难道叫蓝雨酒?”
​喻文州忍不住笑出声来,说道:“这名字不错,改日建议老板改个名好了。”
​黄少天不好意思地收回了想要去拿酒杯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头。
​喻文州执起酒杯,轻轻晃动,他看着杯中的酒说道:“其实啊,这酒叫长生酒。”
​“唉唉唉,长生酒?哈哈哈哈哈难不成喝了这酒能长生不老么,要真有这么神奇的功效的话,这蓝雨楼的门槛早就被人踏破了吧,谁不想长生不老啊,光喝这酒就能长生不老那也太简单了吧,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连这个都信,这名字可真有点夸大了啊,也不知道老板是怎么想的。”
​没想到喻文州笑着说道:“其实是我随口说的,不过这酒味道确实不错,你尝尝。”
​黄少天有些无语地拿起酒杯,心想:没想到喻文州还会开玩笑,扬起脖子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酒特有的辛辣划过喉咙,细细回味却有一丝甘甜,一瞬的刺激过后,更有种细水长流的感觉。
​喻文州也执起酒杯,唇贴上酒杯,轻轻呡一口,将视线投向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颇有几分感慨地说道:“这也是第一次有人陪我喝酒呢。”
​黄少天愣了愣,装作不在意的说道:“喻大哥人这么好,怎么会找不到一起喝酒的人呢。”
​“呵呵,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能一起开怀畅饮的挚交,一生得一足矣,我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人,可惜时间总是残忍地很。”语气中夹杂着几分淡淡的失落,他默默饮尽杯中剩余的酒,转头看向黄少天。
​不知怎的,黄少天觉得心被揪了一下,微微疼痛起来,他定了定神,举起酒杯郑重地说道:“要是喻大哥愿意把我当朋友的话,下次我再来这,我们就喝个不醉不归。”
​喻文州漾开一个笑容,两杯相碰。
“不醉不归。”

-TBC-

评论
热度(3)

© 兮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