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凉

☆文渣自娱地☆ooc是本体☆

☆伞修伞☆喻黄喻☆双花☆林方☆江周江☆韩张☆方王☆卢刘☆高乔高☆双鬼☆肖戴☆魏果☆莫橙

吃下周翔☆李乔☆秋橙安利【

BE会死星人

求投喂w

渣浪@兮凉_ryo

【喻黄】待君归(五)

​喻文州看了看天色,和身旁的小厮耳语了几句,转头看向黄少天:“时候也不早了,你也该出发了,一路保重。”
​黄少天似乎有了几分醉意,意外地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抱了抱拳,拿起包裹转身离开了。
​喻文州却还是清醒得很,他只是淡淡地将目光投向窗外的黄少天。只见他牵着缰绳刚想走,却被小厮拦下,听到小厮的话后,愣了愣,抬头看向二楼窗边的喻文州,后者对他笑了笑,他郑重地接过了剑,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喻文州仰头将杯中最后一滴酒倒入嘴中,突然觉得有了几分醉意,恍惚中仿佛看到了少时的自己。

​时逢夏季,喻文州寄住在江南的叔父家。
​一日,他去湖边读书,却发现平时鲜少有人的连廊里有人在练剑。看身形容貌,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
​他寻到位置坐下,便自顾自地看起书来。半晌,突然感觉身旁有人坐了下来,他淡淡地抬起眼,便看到一张放大的脸,面前的人脸上还挂着汗水,不知为何冲着他傻笑。
​他犹豫了一下,露出了一个礼节性的微笑,问道:“你……有什么事么?”
​“啊,那个,没什么,你长得真好看,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我一不小心就看呆了哈哈哈,你别介意啊。”说着连忙摆了摆手,站起身来,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喻文州的笑容扭曲了一下,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终是无奈地说道:“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不是这么用的。”
​“那什么,我读书一直不太好,老是被夫子教训。还是习武简单,不用动脑筋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只要乖乖练习就好。”说着他用左手挽了一个剑花,眼神晶亮亮的,“我的理想就是当一个剑客,惩恶扬善,劫富济贫。”
​喻文州合上手中的书,转头对他说道:“你可知一个好的剑客,从不是无脑之人,他们懂得掌握时机,不然只是泛泛之辈罢了。”
​“原来当剑客也要学这么多啊,不过我不会放弃的,既然有了目标就要想办法去实现他,我一定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剑客!”少年握紧了拳头,坚定地说道。
​阳光下,少年年轻的面庞笼上一层光晕,耀眼得可怕,喻文州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下意识地说道:“不如我教你些兵法吧。”说出口的时候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唉唉唉?!真的么,那真是太好了。”少年一把握住他的手,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他也不自觉地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有时候,两个人也不是一件坏事吧。

​回忆戛然而止。
​他提起酒壶,斟满眼前的酒杯,一饮而尽。闭上眼,一滴温热的液体从他的眼角滑落,他却低沉地笑了起来。
​“待君归来时,再共饮一杯长生酒可好?”
​天青色的酒杯没有放稳,在桌上骨碌了一圈,掉在地上,“啪”的一声碎了。

评论(4)
热度(3)

© 兮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