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凉

☆文渣自娱地☆ooc是本体☆

☆伞修伞☆喻黄喻☆双花☆林方☆江周江☆韩张☆方王☆卢刘☆高乔高☆双鬼☆肖戴☆魏果☆莫橙

吃下周翔☆李乔☆秋橙安利【

BE会死星人

求投喂w

渣浪@兮凉_ryo

【喻黄】待君归(六)

​天和三十七年。
​广州知府贩卖私盐之事败露,此案牵涉官员甚多,后经彻查,丞相竟然是幕后推动者。皇上震怒,一时间朝廷之内人心惶惶。
​丞相之子黄少天,本该受到牵连,未曾想向皇上呈递证据之人正是他,众人对此番大义灭亲之举,褒贬不一,而黄少天本人在拒绝了皇上的封赏后下落不明。

​属于蝉的季节已经结束了,残败的荷花谢了一池,露出潋滟的秋水。桂花不知何时已经悄然盛开了,满树皆是或金黄或橙黄的花朵,散发出独特的甜腻香气,一阵急雨过后,凋零了一地。
​江南的秋就像一位温婉的佳人,踏着轻纱而来,眼波如水,举手投足之间,不知有多少人为之倾倒。
​少年倚靠着栏杆,入目即是潋滟的湖与如黛的山。知道那件事后,他着实伤痛了一段时间,待到事了,他心中的阴霾散了些,他便果断煮了那只用来传信的鸽子,再次踏上了四处游历的道路。想到这里,他左手取下腰间的长剑,右手缓缓拂过剑柄上的花纹。这把剑叫做冰雨,正是当日喻文州赠予他的。当时他想了很久,终是将信将疑地打开了剑柄,却发现了一张地图,也正是凭着这张地图,他得到了广州知府贩卖私盐的证据,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父亲竟然是那样的人。他握住剑的手无意识地紧了紧,片刻后又缓缓松开,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少年转头,不经意地看到不远处一个书生打扮的人正在读书,他突然想起很多年前某人教他兵法的时候,似乎也提起过剑柄藏秘的方法,那时的他还觉得甚是奇妙,唏嘘了好久。
脑子一个猜想一闪而过,他再无心情欣赏风景,转身就走。

​蓝雨楼。
​今天赶巧,一楼正中的桌子旁有人说书。看上去也不是专业的,连块惊堂木都没有。人们却也不在意,一边喝着早茶,一边听说书。
​“说起这不久之前的广州知府一案,其实还有个重要人物。是知府家的一位门客,唤作喻文州。喻家人当年因为被知府陷害满门抄斩,只剩下他得幸逃过一劫。后来不知怎么就潜伏在了知府身边,还得到了他莫大的信任。嘿,结果呢?这私盐一案的证据正是他收集的。真可谓是青年才俊,有勇有谋啊。”说书先生似是感慨地摇了摇头,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可惜知府的事情败露后,他便不知所踪咯。”
​在座的不免一阵唏嘘。
​坐在角落的少年却笑了笑,丢下茶钱,拿起随身的长剑,走出了蓝雨楼。
​“不过,我最近得了个消息。”说书先生煞有介事地说道,“事发之后喻公子并没有离开,终是被知府杀害,家里也没人帮他敛尸,只能草草葬在城郊。唉,真是可惜啊,天妒英才哟。”说完他捋了捋白色的胡须,怅然地叹了口气。

评论(1)
热度(2)

© 兮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