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凉

☆文渣自娱地☆ooc是本体☆

☆伞修伞☆喻黄喻☆双花☆林方☆江周江☆韩张☆方王☆卢刘☆高乔高☆双鬼☆肖戴☆魏果☆莫橙

吃下周翔☆李乔☆秋橙安利【

BE会死星人

求投喂w

渣浪@兮凉_ryo

【双花】花开未央02

​02
第七赛季决赛,张佳乐率领的百花战队再次输给了微草战队,在离冠军仅一步之遥的地方硬生生止住了脚步。失望、惋惜、悲伤、愤怒……各种负面情绪压在了百花队长张佳乐的身上,他只能僵笑着应付媒体夹枪带炮的提问,同时还要安抚百花粉们受伤的心灵,作为队长,他不能表现出任何软弱。
​晚上回到住处,打开灯,换上拖鞋,关上门,强行压下的疲惫一瞬间释放出来,他心情沉重地仰面躺在床上,随手掏出手机甩在一边。明明悲伤得想哭,眼眶却干涩得很,他只是盯着天花板发愣,脑子里不断循环着最后一场比赛的情形。他用力地摇了摇头,似乎想要把这些场景从脑中甩出去,一阵猛摇后他停了下来,把头歪向一边喘着粗气,一抬眼视线恰好落在手机上。
​他撑起身子拿起手机,没有去看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他直接打开了拨号界面,快速地输入一串烂熟于心的数字,手指移到拨通键时却迟疑了。

​两年前,第五赛季,百花战队风头正盛,直指冠军,繁花血景在赛场上大放异彩。但是比赛中途孙哲平因为左手受伤无法继续,百花最终败给了微草,无缘冠军。第五赛季结束后,孙哲平宣布退役。
​张佳乐还记得孙哲平离开K市的那一天,他去机场送行。他没有问孙哲平要去哪里,去做什么,还会不会回来,他只是难得板起了脸,郑重地对孙哲平说道:“大孙,我会带领百花拿到冠军的。”
​孙哲平却只是抬起缠着绷带的左手,揉了揉张佳乐的头发,笑着回道:“看你的了。”然后转身走入了检票口,随着人流消失在通道尽头。
​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孙哲平。
​后来孙哲平到了北京,换了新的号码,虽然第一时间告诉了他,但是他却从未拨过。孙哲平自然不是会主动打电话嘘寒问暖的人,于是两个人便逐渐失去了联系。战队状态不好的时候,他伤心、难过、甚至绝望,都只是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他有时也会想到:孙哲平现在在哪,做些什么,是不是……也会想起他?但是他选择了沉默,冠军,他还欠孙哲平一个冠军。
时间有时会无情地将两个人推开,然后用漫长的沉默来消磨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直至二人形同陌路。

他甩了甩头,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通话键,电话中传来“嘟——嘟——”的声音,他的心跳不自觉加快,他能感觉到心脏在胸膛里猛烈跳动着。莫名的紧张涌上他的心头,他感觉自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喉咙,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手机震动了一下,电话接通了。
“喂——你是……张佳乐?”
“嗯,是我。”张佳乐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年的空白让他们逐渐变成了熟悉的陌生人,他开始后悔打了这个电话。
一阵沉默。
“……比赛我看了。”孙哲平叹了口气,“真的很可惜。我离开后,辛苦你了。”
张佳乐连忙说道:“不,大孙,不是你的问题……”他停顿了下,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语气变得低沉起来,更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但是,靠我一个人的话,果然还是没办法拿到冠军的啊。”他的脑海中闪过对手嘲讽的表情和粉丝们失望的眼神,感觉心上仿佛压着一块大石头,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一个并不成熟的念头再次闪过,他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大孙,我……我想先休息一段时间。”孙哲平虽然感觉有些意外,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回了句:“休息一下也好,好好照顾自己。”
张佳乐知道孙哲平懂的,他身上的负担太重太重,他需要把担子放下来,歇一歇喘一口气,才能有力气继续走下去。
“那……再见了。”
“再见。”
张佳乐盯着屏幕上通话结束的界面看了好久,直到屏幕变黑才回过神来。他重新仰面躺下,心情稍稍轻松了些,他盯着天花板看了很久,抬起手臂遮住自己的眼睛。
再见了,繁花血景。

评论
热度(2)

© 兮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