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凉

☆文渣自娱地☆ooc是本体☆

☆伞修伞☆喻黄喻☆双花☆林方☆江周江☆韩张☆方王☆卢刘☆高乔高☆双鬼☆肖戴☆魏果☆莫橙

吃下周翔☆李乔☆秋橙安利【

BE会死星人

求投喂w

渣浪@兮凉_ryo

【喻黄】万圣节paro

#喻黄
#万圣节🎃paro
#说好的吸血鬼x狼人呢【摔
#小学生文笔
#ooc是本体

小小的黄少天提着一个南瓜灯走在路上,一张小脸皱成一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到底是哪个混蛋把我变成这样的呀,什么叫要讨到100份糖果才能变回来啊,还说什么万圣节结束还没完成就永远变不回来了,闹哪样啊闹哪样闹哪样啊,是不是叶修那个变态整我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快十二点了还差一家赶紧赶紧赶紧。”
黄少天停住了脚步,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建筑。这是一座巨大的古堡,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偶尔有几只乌鸦扑棱着翅膀飞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了。黄少天莫名觉得背后有点冷……
但是时间紧迫,他也来不及多想,只好硬着头皮敲响了古堡的门。
“扣扣扣扣扣扣扣扣扣扣——”
“谁啊?”一个温柔的男声传来。
“trick or treat?不给糖就捣乱!!!嗷嗷嗷捣乱我也没时间了啊求你给我糖好么不管是什么糖都行啊硬糖软糖水果糖棒棒糖做菜用的白砂糖也行啊啊啊啊啊。”黄少天恨不得扒开门直接跑进去抢劫了。
古堡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穿着黑袍的男子出现在门中,他低头笑着他说:“来要糖的么?你先进来坐会儿吧,我去拿糖给你。”顺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说着带便转身走了进去,被揉了头的黄少天差点炸毛,深呼吸了几口迈着小短腿跟了上去。忍住忍住,黄少天在心中提醒着自己,在生死存亡的问题面前,尊严什么的都是浮云!
进入大厅的黄少天目送着男子上楼,然后便挣扎着爬上椅子,打量起古堡的内部来。和破败的外表不同,古堡内的装饰精致而奢华,温暖的壁炉正烧着火,前面铺着柔软的白色地毯。
嗷呜,好想上去滚一滚…喂,等等!我只是身体变小了啊!画风还能不能好了!黄少天内心吐槽道。
他转头看向壁炉旁巨大的落地钟,还有五分钟就十二点了,他不免有些着急起来。
这时男子顺着楼梯走楼下来,略微抱歉地对他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我家的糖刚好吃完……”
黄少天跳起来站在椅子上咆哮道:“卧槽卧槽卧槽卧槽你别欺骗我感情呀这下该怎么办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难道我永远要这样子了么?!”他突然安静下来,颓然地垂下头一言不发。
男子瞄了一眼时钟,离十二点还有十五秒。“那个……”他似乎有些犹豫地开了口,“如果你肯答应我一个条件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帮你……”
“答应答应答应你说什么我都答应!求你了有什么办法快告诉我啊!”黄少天急得都顾不上隐藏自己的原型了,一条尾巴在身后摇来摇去的,两只爪子搭上男子的胸口。男子安抚性地摸了摸他的耳朵,突然吻住了他的嘴巴。黄少天的嘴里感觉到一丝甜意,原来某人嘴里含了一块糖。这糖味道真不错,分开的时候黄少天还意犹未尽地砸吧了两下嘴。
十二点的钟声响起,黄少天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变回了正常模样,顿时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却被扑倒在柔软的地毯上,黄少天抬头看向身上的人,他白皙的脸在壁炉的映照下略泛红润,眼睛早已变成了赤红,他伸出獠牙,对着黄少天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既然你都变回来了,是时候该还债了。”
他低头靠近黄少天的脖颈,尖锐的牙齿接触到皮肤,激起了一阵鸡皮疙瘩。黄少天闭上眼睛,预想中的刺痛感并没有传来,脖子上被温热的物体舔弄,然后被吮吸出一片红色。
耳边传来低沉的男声:“我叫喻文州,今后就是你的主人了,你欠我的债我们慢慢算。”
黄少天刚想反驳,嘴唇就被堵住了,随后便迷失喻文州霸道的吻中。

-----------------(>//////<)-----------------

第二天喻文州醒来,看到身旁仍在沉睡的黄少天,心满意足地笑了。不枉他拜托叶修帮了个小忙,至于这个人情……他有说要还么?

评论(2)
热度(10)

© 兮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