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凉

☆文渣自娱地☆ooc是本体☆

☆伞修伞☆喻黄喻☆双花☆林方☆江周江☆韩张☆方王☆卢刘☆高乔高☆双鬼☆肖戴☆魏果☆莫橙

吃下周翔☆李乔☆秋橙安利【

BE会死星人

求投喂w

渣浪@兮凉_ryo

【伞修】迷迭

*参《长诀》的稿子
*全文完
*不算是BE的生离死别
*亲妈力满满


「 我有一个朋友
荣耀打得特别好
后来…… 」

【一】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细碎地洒下斑驳的光点,紧闭的窗户不知何时被打开了,风从半阖的窗户溜进屋内,惊扰了白色的纱质窗帘,引起一阵微弱的“沙沙”声。
还算宽敞的窗台上坐着一个少年,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下身着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全身散发着干净的气息。他的视线落在窗外,柔软的发丝被调皮的风微微拂起,侧脸在晨曦的照耀下浮现一层柔和的光晕。
叶修睁开眼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突然少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转头望向床上瞪大着眼睛的青年,唇角漾开一个浅笑。他跳下窗台,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伸手捋了捋后脑勺被风吹乱的发丝,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道:

“阿修,好久不见。”

逆光站着的少年面容不甚真切,年纪尚不足二十,身上带着一点少年的青涩和不符合年龄的成熟。世上总有些事情是无法解释的,比如有些人不管多久没见,再次相遇的时候,你总是一眼就能认出来。眼前的少年和青年记忆深处的身影渐渐重合起来,他猛地从床上坐起,被子从身上滑落,露出一片赤裸的胸膛,他却好像没有意识到,只是直愣愣地盯着眼前的少年,生怕一眨眼眼前的人就会消失不见。他感觉自己脑子一片空白,疑问却如潮水般铺天盖地而来,思绪如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大清早意识尚未清醒就受到了那么大的刺激,真让他有些难以消化。他迟疑了一下,试探着开口,嗓音还带着晨起特有的嘶哑:“沐秋……苏沐秋?”。
“嗯,虽然我也不太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少年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复又正色道:“叶修,我回来了。”
虽然少年的出现匪夷所思,叶修却意外的没有感到一丝害怕。他曾经无数次地设想如果苏沐秋再次出现会是怎样的情形,可他真没想到能再次见到苏沐秋。他的心跳开始加速,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从心底蔓延开来,他现在唯一想做的是确认这是不是真的。他慌忙地掀开被子,翻身下床,胡乱地套上拖鞋,快步走到少年面前,想将他搂入怀里。
“等等,阿修,不可以碰我。”苏沐秋似乎察觉到了叶修的意图,语气显得有些着急,慌张地摇了摇头,眉头微微皱起,伸出手摆出抗拒的姿态,甚至往后退了一小步。
叶修僵了僵,伸出的手无力地垂下,在身侧暗暗地握成了拳,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勉强抑制住拥抱少年的冲动。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我只知道如果我触碰生前认识的人的话,就会消失。”当说道“生前”两个字的时候,少年的目光暗了暗,“我也……很想抱抱你。”他深吸一口气,轻轻摇了摇头,遂即绽开一个笑颜,故作轻松地说道:“嘛,想这么多干什么,能回来看看你们我就满足了。”
​叶修看着眼前熟悉的微笑有些失神,心脏却剧烈收缩起来,握拳的手缓缓松开,他颓然地瘫坐在床上,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屋内老旧的时钟不知疲倦地走着,窗外不时传来几声犬吠夹杂着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叶修突然抬起头来看着苏沐秋,似乎带着几分释然地说道:

​“不管怎样,沐秋,欢迎回来。”

【二】

​当叶修收拾好自己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苏沐秋正蹲在地上盯着床头柜上的照片发呆,那是一张合影,他们在苏黎世夺冠后的拍的,还是当初苏沐橙硬塞给他的。听到声响的少年快速隐去脸上流露出的些许脆弱,转头调笑着说道:“沐橙可真好看,还有你,打扮起来还挺人模狗样的嘛。”
叶修随意地躺倒在床上,侧过身,右手支起脑袋看着苏沐秋:“这你可真不知道了,我现在可是有很多粉丝的人,多少人排着队想给嫁我啊。”
​也许是蹲得累了,苏沐秋就势坐在地上,蜷起双腿,双手环在脚踝的位置,将头轻轻搁在膝盖上,歪头看向床上的叶修,勾起唇角说道:“是是是,你魅力无边,我还真想不到什么人能把你收服,怎么样有意中人没有?”叶修嘴角的笑意凝固了一下,他翻了下身,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看什么,随意地说道:“这不忙着打荣耀么,不着急。”

​然而记忆的匣子无意间被打开,叶修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夜晚。

​他们住的这一片都是老房子,夏天停电也是常有的事,停电了也没什么事可做,两个少年并排躺在凉席上,摇着蒲扇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阿修,你说我们什么时候会厌倦荣耀这个游戏啊。”
​“这还真不好说了,估计那时候我们都老了。”
​“那怎么办,是不是要注定孤独一生了。”
​“没事,这不还有沐橙么。”
​苏沐秋“蹭”的一声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拿着蒲扇指着叶修吼道:“别想打我妹妹的主意。”
​叶修懒懒地翻了个身,右手支起脑袋,无视了苏沐秋杀人的眼光,开口道:“那咱俩凑合凑合得了。”他说得无比自然,眼睛却盯着苏沐秋看,生怕错过他脸上的表情,握着扇子的手心无意识地出了一层薄汗。
​“谁要和你凑合啊。”苏沐秋微微错开与他对视的眼光,语气却不自觉地软了下来,“算了算了,到时候你真没人要的话,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了你好了。”黑暗中,少年微红的耳根不小心暴露了他的秘密。
​情愫在不经意间溜进少年的心底,搅乱了一池春水。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打断了叶修纷乱的思绪,他掩饰性地摸了摸鼻子,撑起身子挪到电话前,看到来电提示上熟悉的号码,下意识地看向了苏沐秋,缓缓开口道:“是沐橙。”
​少年怔了怔,眼睛中闪过几分挣扎,他犹豫了一下说道:“先别告诉她。”
​叶修点了点头,接起了电话。
​“喂?”
​@你在干什么呢,这么久才接电话。”苏沐橙的声音透过电话隐约地传到苏沐秋的耳朵里,不知为何他的眼角有些酸涩。
​“咳,没什么,怎么了?”
​“明天兴欣放假一天,今晚上你别吃泡面了,我来给你做饭吧。”
苏沐秋闭上眼睛,仿佛看到十几岁的少女站在他面前,微微抬起头看着他,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用着清脆的嗓音说道:“哥,我也学会做菜了,晚上的饭我来做吧。”回忆总是美好而又绝情的东西,温热的液体从泪腺涌出,他睁开眼,转头看向不知何时已经搁下了电话的叶修,眼神中装着让人看不懂的情绪。
叶修突然莫名地感觉有些烦躁,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叼在嘴上,拿起电话旁的打火机,低头点燃了嘴里的烟。他靠着墙壁,微微仰起头,脖颈弯起好看的弧度,半眯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手指夹着烟稍稍离开嘴唇,从唇间缓缓吐出烟雾来,他觉得心里轻松了些,扭头看向苏沐秋。
​视线交汇,微微泛红的眼眶让苏沐秋显得有些脆弱,他的语气平淡,却有种不容抗拒的意味,他轻声询问道:“阿修,带我去看看我的墓地好么?”
​叶修将指间的烟嘴凑到嘴边,深吸一口让烟燃到末尾,随手按灭在烟灰缸里,吐出的烟雾模糊了他的表情。他想了想答道:“好。”

【三】

​初秋的阳光收敛了夏日时的嚣张,温柔地将这萧瑟的陵园都染上了暖色,似乎是想要冲淡人们心里的悲伤,又像是想要给长眠于此的人一些慰藉。
​苏沐秋将手中的迷迭香放在自己的墓碑前,打量起眼前这方小小的墓地。
​眼前这方墓格局简陋,怕是南山陵园上最低档次的一种,不过这一方小墓却收拾得很干净,看上去常常有人来访的样子。
少年蹲下身,伸出手,缓缓拂过墓碑上“苏沐秋”三个字,被日光笼罩着的墓碑并没有想象中的冰凉,坚实的触感从指间传来,心底划过一丝异样的情绪。他微微勾起唇角,这世上恐怕没有人能像他一样能看到自己的墓了吧,也算是一次特殊的经历了。
苏沐秋的目光扫过“苏沐橙”三个字,有些感慨地说道:“这些年照顾沐橙,辛苦你了。”他没有转头,甚至连目光也没有挪动半分,但他知道某人会懂。
​站在他身后的叶修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语调轻松地说道:“有什么辛苦的,沐橙也是我妹妹。”
视线接触到“叶修”两个字的时候苏沐秋愣了愣,不禁莞尔,没想到他会把自己的名字刻上,不过这也确实像是他会干的事。
​苏沐秋站起身来,又深深地看了墓碑一眼,转身对叶修说道:“走吧,我们回家。”
​叶修没想到苏沐秋这么快就要走,这会儿烟瘾上来,刚准备点烟,听到他的话下意识地抬头,正好对上眼前的人似笑非笑的眼睛,他将握着打火机的手不着痕迹地插回口袋,嘴里却还叼着没点着的烟,含含糊糊地说道:“先和我去个地方吧。”

​一个小时后。
看着网吧的招牌苏沐秋微微有些失神,这是他以前经常来的网吧,也就是在这里他捡到了离家出走的叶修。
​“怎么,来这里干嘛?”苏沐秋摸不透叶修的想法。
​“进去就知道了。”叶修难得装了回神秘,示意苏沐秋跟他进去。
​两人来到包间里,叶修一边刷机上网一边感慨地说道:“现在来个网吧还怕被人认出来,啧,只能花钱买清闲咯。”
​苏沐秋也不搭话,只是盯着电脑屏幕看,叶修无比熟练地打开荣耀,从口袋里掏出账号卡,登录游戏。
​“这是……千机伞?!”苏沐秋看着那把熟悉又陌生的千机伞,不可置信地惊呼出声。
​叶修点了点头,打开装备编辑器,便起身走到了一边。苏沐秋连忙坐下,查看起千机伞的结构和各项属性,心跳得越来越快,握着鼠标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
​真的,做到了?
当年的他花了多少心血才制造出这件适合散人用的武器,却被一次更新无情地抹杀。那晚他沉默了很久,看着装备编辑器里的千机伞想了很多,最后还是决定将它和散人君莫笑封存起来。他何曾不感到痛苦,可是人生总会有坎坷,他碰到的也不少,可他苏沐秋可从来不是一个会向命运妥协的人。 然而现在,看到完成的千机伞,心中难免感慨万千。
叶修看着电脑前坐着的少年露出欣喜的表情,依稀想起多年前,苏沐秋向他展示即将完成的千机伞的时候。显示屏的光照亮了少年年轻的脸庞,他目光灼灼,嘴角勾起自豪的微笑,似是挑衅地说道:“等我把君莫笑练上去,你的一叶之秋就别想再赢过我了。”
他记得他当时的回答是:“呵,走着瞧吧。”心里却无法否认君莫笑的威力和对少年的钦佩。
再后来少年站在他面前,丢给他一张账号卡,脸上还带着笑意,那样的少年无意间触碰了到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像一颗石子投入湖中,漾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久久不能平静。
“你说过的,只是从头再来罢了。”叶修突然开了口,似乎颇有感慨,语气不自觉地带上些沧桑的感觉:“两年前的我,差不多也是从头再来罢了。”
君莫笑是苏沐秋和叶修一起创造的。苏沐秋赋予了君莫笑生命,而叶修,赋予了君莫笑命运。也不知谁说过,苏沐秋永远活在叶修的荣耀里,倒也贴切的很。

【四】

​日暮。
忙碌了一天的城市开始慢下脚步,街道上一脸倦怠的人们行色匆匆,拖着疲惫的身躯向着家走去。
这是一间位于老式住宅区的房子,夕阳透过玻璃窗洒进屋内,家具似乎都有些年数了,虽然老旧却不破旧,平添了几分岁月沉淀下来的味道。
少年柔软的发梢显出淡淡的橘黄色,他的眉眼中总是含着几分笑意,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
叶修看着眼前的少年,心里有种久违的满足感,这个曾经陪伴他度过最美好的时光的少年,在消失十年后,竟然再一次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苏沐秋也在看着叶修,但他心里却有几分不安,他咬了咬下唇,下定决心开口道:“其实我……”
钥匙转动的声音使他被迫停了下来,他不自觉地抬头,叶修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转头看向门口,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做什么。
苏沐橙打开门,弯腰换上拖鞋,看见叶修呆呆地看着她,好笑地说道:“怎么了?看着我干嘛。”说着便拎着菜无比自然地走进了厨房,“饿了的话先吃点水果垫垫肚子,等会儿就能吃啦。”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苏沐秋坐着的位置恰好能够被墙遮住,以至于进门的苏沐橙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
苏沐秋突然起身走出卧室向厨房走去,站在厨房门外看着正在厨房里忙活的苏沐橙,她将头发扎起一个高高的马尾,露出纤细的脖颈,嘴角噙着笑意,心情似乎很愉悦。从小苏沐橙长得就漂亮,性子又好,连孤儿院的老师都特别喜欢她。现在的她脱去了稚气,举手投足之间颇有几分成熟女性的味道,让苏沐秋感觉熟悉又陌生,他的心里隐隐有些自豪,这是他苏沐秋的妹妹啊。苏沐橙翻弄着塑料袋里的菜,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口说道:“果果让我向你问好,大家都挺想你的。”
叶修一直在盯着苏沐秋看,听到苏沐橙的话的时候一时没反应过来。苏沐橙感觉有些奇怪,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歪了歪头,疑惑地转过头来看叶修。
在那一秒,叶修不知为何想了很多。如果苏沐橙看到苏沐秋,是会不可置信地失声尖叫还是哭着扑进苏沐秋的怀里,紧紧抱着他不肯撒手。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苏沐橙只是无奈地看着叶修说道:“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老盯着我又不说话。”然后笑着关上了厨房的门。因为苏沐秋在她即将转头的时候,飞快地闪身躲进了苏沐橙看不到的地方。
哭泣的人是苏沐秋。
他的身子微微晃了晃,无力地靠着墙滑坐在地上,他垂下头,额前细碎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清脸上的表情,突然有一滴温热的液体从他的眼角滑落,顺着他的脸颊流下,他嘴唇颤抖着,忍不住呜咽出声,却又马上抬起左手,用手背抵住嘴,不愿再哭出声来。他缓缓伸出右手,慢慢贴上厨房的门,似乎这样就能触碰到苏沐橙,他的妹妹。
隔着门隐约传来苏沐橙哼着小调的声音,很像他以前最爱哼的那首曲子。悲伤溢满了苏沐秋的眼眶,似乎下一秒就要决堤,他将身体蜷缩起来,把所有悲伤的表情埋藏在阴影里,只剩下微微颤抖的肩膀泄露出他些许的脆弱。
这个总是微笑着的少年,此时却像一只受了伤的小兽,默默躲在角落舔舐自己的伤口。
叶修看到苏沐秋躲避的时候感到有些困惑,想了想突然明白了什么,他心疼苏沐秋,他多么想跑过去,不顾一切地将他搂进怀里安慰他。但是,他不能,他无法承受再次失去苏沐秋的痛苦。这是他人生中第二次感到如此深深的无力,第一次他输给了死神。他只能沉默地点燃一支烟,似乎这样才能稍稍缓解他心里的压抑。
苏沐秋多么想推开身旁的这扇门,只要推开这扇门,他就能看到他的妹妹,亲口告诉她自己有多想她,可是他的理智不允许他这么做,理智有时候真是可恨。他抬起头,默默用袖子擦干脸颊的泪水,站起身,深深地看了身旁的门一眼,然后毅然回过头,红肿着眼眶沉默地走进了卧室。
等到苏沐橙端着菜出来的时候,只看到叶修坐在餐桌边抽烟,眉头紧锁,似乎在烦恼着什么。
她放下手里的菜,左手轻轻解开发带,甩了甩头,和少年同色的发丝倾斜而下,她担忧地看着叶修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今天一整天你都不太对劲的。”
叶修缓缓将烟雾吐出,转头看向苏沐橙,认真地盯着她的眼睛说道:“如果我说你哥回来了,你信么?”然而说出口的时候叶修就后悔了。
“开什么玩笑?!“苏沐橙下意识地回答道。
果然她不相信啊,不过换做是自己也是一样的吧,叶修随手掐灭了烟,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发,叹了口气说:“没事我就随便说说,这不是突然有点想他了,我们吃饭吧。”
屋内的苏沐秋仰面躺在床上,呆呆地盯着天花板,思绪却早已不知飘到何方。他曾经离她那么近,只隔着一道门,但他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去见她。在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没有办法和他们告别,连一声再见都没有机会说出口,能够再次睁开眼睛,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他却没有勇气见苏沐橙,他没办法做出任何可能伤害到苏沐橙的事情。
苏沐橙过得很快乐,虽然自己没有办法陪伴她度过人生最重要的几个阶段,可是有叶修在,他在自己意外离开后默默接过了照顾苏沐橙的任务,也应该知足了。苏沐秋突然很想感谢命运,谢谢它安排了自己和叶修的相遇。叶修是他生命中一个美丽的意外,毫无征兆地闯入了他和苏沐橙的生活,却成了两人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最大的遗憾,大概就是没办法一起走过一生了。
虽然不免有些怅然,他的心情却晴朗了许多,眼角都不自觉带上了笑意。他视线一转落在屋内的挂钟上,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敛去了笑意,翻身起床。比起思考人生,他应该好好珍惜时间做些有意义的事啊。

​夜色渐渐深了,零星的星子点缀着像被墨泼过一样天空,月光有些惨淡。路灯也悄悄亮起,在地上划开光影的界限。
送走苏沐橙后,叶修推开房门走进卧室。
屋内,苏沐秋正窝在床上翻看着相册,似乎沉浸在回忆里。听到叶修开门的声音,他表情有些呆滞地看向叶修,突然刚刚的失态,微微有些窘迫地低下了头。
他看着相册里和苏沐橙的合照,手指抚上照片上微笑着的苏沐橙,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我不过是一个胆小鬼罢了。”他抬起头,笑着看向叶修,眼睛却透露出几分自嘲,他又重复了一遍,“苏沐秋是一个胆小鬼。”
“不,你不是。“叶修盯着苏沐秋的眼睛,脸上还是那副表情,眼神却十分认真,缓缓开口道:“你只是太爱沐橙了,我懂。”
苏沐秋移开视线,这种被看透的感觉真是,有点微妙啊。
“对了,晚上我们怎么睡?严格来说,你才是这件屋子的主人,要不我睡床你打地铺?要不你说点好听的,我考虑一下把床让给你。先凑合一晚上吧,明天我们再……”
“阿修!”苏沐秋突然打断了叶修的话,他深吸了一口气,语气不自觉地悲伤起来:“我……0点就会消失的。”
叶修感觉一桶冰水“哗啦”一声从头浇下,把他浇了个彻底,彻骨的寒意让他的心不自觉地颤抖了下。
“我这也没看出来你哪点像灰姑娘啊,呵呵,怎么说走就要走了呢。”叶修笑着摇了摇头,笑意却达不到眼底。
“阿修,答应我,好好过下去。”少年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面前,面容平静地看着他,仔细看却能发现他的眼底透露出几分紧张。
“这还用你说,我现在不就好好的么?”叶修装作不在乎地说道,心底却像被掏空了一块,“这么多年,还不是这样过来了,这不还拿了好多冠军,我现在可不是当年的叶修了。”他自嘲地笑了笑,习惯性地想要掏出烟来,想了想还是收回了手。

“那么最后,满足我一个任性的要求吧。”

耳边响起少年的声音,叶修感觉到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他不自觉地张开双臂回抱住少年,他眼睁睁地看着少年的脸不断放大,接着嘴唇触碰到了一个温热的物体,他瞪大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年,大脑有一瞬间的当机,呆愣得不知该怎么回应。微微拉开距离,少年的嘴角勾起一个恶作剧得逞般的笑容,愉悦地说道:“这个吻就当是给我的送别礼物了,要回礼的话,下辈子来找我吧。”少年虽然灿烂地笑着,眼底却深藏着化不开的悲伤。
等到叶修反应过来的时候,少年已经消失了。
食指抚摸过自己的唇瓣,叶修的脸色微微发红,他想,这一次我是真的输了,一输就是一辈子,我竟然还输得心甘情愿。嘴角不自觉地弯起一个弧度,却又在一下秒滑落,他无意识地伸出手做出拥抱的姿势,缓缓闭上了眼睛。
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少年的味道,好像还能依稀听到少年最后的低语:

“至于这辈子……别再等我了。”

【五】

​那天晚上叶修做了一个梦,仿佛回到了16岁那年夏末。他和苏沐秋正在下副本,看着眼前不断倒下的小怪,苏沐秋突然问道:
​“阿修,你说人死了以后是怎么样的?”
​“不就什么知觉都没有了么,这有什么好想的。”
​“我想要是我死了,我一定会忍不住回来看沐橙,偷偷看一眼我就满足了。”
​“哎,苏沐秋,那我呢,你就不想见见我。”
​“谁想见到你啊。”
​“行啊,那我就诅咒你回来第一个看到我。”
​“你也不怕吓着啊……哎哎哎,Boss出来了专心点。“
​“是谁挑起的话头啊?喂喂喂你犯规啊,想什么呢,这次最后一击肯定还是我的。”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细碎地洒下斑驳的光点,紧闭的窗户不知何时被打开了,风从半阖的窗户溜进了屋内,惊扰了白色的纱质窗帘,引起一阵微弱的“沙沙”声。
​窗台上,一株迷迭香静静地散发着清香。恍惚中,好像有一个少年坐在窗台上微笑着,静静等待着某人醒来。

「君と夏の终わり」

评论
热度(10)

© 兮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