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凉

☆文渣自娱地☆ooc是本体☆

☆伞修伞☆喻黄喻☆双花☆林方☆江周江☆韩张☆方王☆卢刘☆高乔高☆双鬼☆肖戴☆魏果☆莫橙

吃下周翔☆李乔☆秋橙安利【

BE会死星人

求投喂w

渣浪@兮凉_ryo

【双花】花开未央 【补完】

#说起来真的是好久好久好久之前的稿子了欸 orz 已经完全记不得写了什么但是实在懒得修改了【ntm

#征得主催同意后来补补全(除除草

#证明一下我也是写过双花的人【被揍


前文:

【01】

【02】


03

         已经十年了。十年,花开花落都不知几轮了。

         一切都已经成为可以称作为过去的东西了。

         窗外的城市还沉浸在狂欢中,红灯绿酒,丝毫没有沉寂的意味,屋内的人也丝毫没有睡意。张佳乐想着反正睡不着不如赶下画稿,于是走进书房,打开了电脑。

         张佳乐虽然从小就聪明,但是心思在玩上而不在学习上,课余时间就爱玩电脑。张母没撤了,就学别的父母给张佳乐报了素描兴趣班,没想到张佳乐还挺有天分的,也意外地坚持了下来,到了高中的时候决定参加艺考报考美术学院了。他虽然不喜欢文化课,但是毕竟脑子好,成绩也不差不到哪去,画画更是得心应手。张母也就放松了对他的管教,他也是这时接触了荣耀这个游戏。没想到就是这一放松,让张佳乐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

         张佳乐和很多男生一样喜欢玩网游,脑子灵活手速快加上学业又不是特别紧张,他总是能在网游里混得风生水起,但是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刚好某天在游戏论坛看到介绍“荣耀”的帖子,被设定吸引的他果断放弃了正在玩的游戏,跑去买了一张荣耀的账号卡。输id的时候,他正好瞥见自己前不久去植物园画的速写,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K市人,他从小就是看着各种花花草草长大的,于是果断敲下了“百花缭乱”四个字,多年后的神级角色之一就这样诞生了。

         或许在他厌倦后,他和许许多多玩家一样离开,尘封荣耀中那段属于他的数据。然而命运是一种奇妙的东西,一次不经意的邂逅,就可能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轨迹。在17那年的夏季,他遇见了孙哲平。

         网游里谁也不知道游戏角色背后是谁,人们摆脱了现实的枷锁,在游戏里刀光剑影、快意恩仇。张佳乐早已忘记那场pk的起因是什么,说实话网游里的pk也不需要多么充分的理由,抢怪、抢装备、抢人……甚至单纯因为你名字取得不好也有可能成为被杀的理由。

         不知因什么而起的单人pk很快就演变成了多人pk,两边都呼朋唤友,不把对方打趴下誓不罢休。张佳乐操作好人又仗义,朋友需要帮忙都爱叫上他,这次他也二话没说就来到了西部荒原野。虽然场面很混乱,张佳乐却打得如鱼得水,他的弹药专家在队友的掩护下,让敌人身上绽开了一朵又一朵血花,己方也很快跟上了他的节奏,局势开始呈一边倒的状态。张佳乐甚至开始感觉有些无聊,直到一个叫“落花狼藉”的人加入了战局。

        “有意思。”看着对面的狂剑士瞬间解决了一群人并向自己冲来,张佳乐来了兴致,双手的操作变得更快。

         真正交手的时候,张佳乐发现这个狂剑士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厉害。可惜此时队友已经全部倒下,自己的法力和精神已经秏得差不多了,虽然自己打中了他,但还是无法阻止对方的崩山击,终是死在了狂剑士的重剑之下。要是双方状态相同,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张佳乐躺在地上的时候暗暗想到。但是……如果成为队友并肩战斗的话,大概会更快乐吧,张佳乐心底有个念头悄悄冒了出来,正想开口,却被对方抢先了。

         恰是日暮的时候,一轮残日渐渐没入地平线中。眼前的狂剑士扛着重剑看着他,耳边响起孙哲平的声音:

         “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嗯?”没想到两人想到一起去了,或许这就是……默契么?于是张佳乐问道:“你是谁?”

         “孙哲平,狂剑士,落花狼藉。你呢?”对方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重剑。

         孙哲平……名字还挺不错的嘛,张佳乐心里想到。“张佳乐,弹药专家,百花缭乱。”

         “那我们的战队呢?”孙哲平问道。

         “战队?”张佳乐讶异地看着对方,看来对方的雄心不小呢,不过,自己也很期待呢。他看了看两个人角色的名字,想到刚才双方队友都在说“那什么花”,心念一动,脱口而出:“双花?”

         “双花哪里够,要百花才好。”对面的狂剑士笑得张扬,仿佛冠军已被他收入囊中。

         张佳乐突然觉得自己多年漂泊不定的心有了归宿。他说道:“好,就叫百花。”说完二人相视一笑。

         那一刻,张佳乐知道,这场pk是他输了,输了一辈子,输得心甘情愿。

         两人组了战队后,张佳乐放弃了考美院的计划,在和家里多次谈判无效后,拖着行李找到了自己单独住在外面的孙哲平。孙哲平虽然并不赞同张佳乐的做法,还是果断收留了他。

就这样,百花,在那个夏季悄然盛开。



04

         确实是少年不识愁滋味啊,张佳乐笑着摇了摇头,那时的自己真是冲动得很,之后二人也吃了不少苦头,但是他从来没有后悔过。

         两人认识的这十五年来,从不打不相识变成最亲密的队友,关系逐渐减淡,甚至变成了对手……最后竟然走在了一起。张佳乐还记得那是自己退役的第二天,他突然接到了孙哲平的电话。

         “喂,乐乐么?要不要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好啊。”张佳乐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

         没有告白,没有承诺,两个人就像热恋了多年的情侣,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这么多年下来,张佳乐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在感情方面孙哲平意外的羞涩,或许在他看来,陪伴就是最长情的告白了。

 

         不知什么时候书房内开始明亮起来。张佳乐一抬头,便看见书桌上的相框镜面亮得耀眼,他愣了愣,转过头,透过窗子向外看去。东边的天空,一轮初日已经挣扎着摆脱了山峦的束缚,肆意地洒下光辉。大地染上一层温暖的色调,路上的车辆和行人还不多,此时的城市,反倒是最安静的时候。张佳乐仰靠在座椅背上,掏出手机看了看,6点30分。“咦,都这个点了啊,怪不得这么累。”张佳乐说着随手关闭了手机的飞行模式,看看有没有人找他。

         手机刚刚有了信号,就提示有一条新短信,张佳乐随手划开解锁,几个字跃入眼中:

         “张佳乐,我们分手吧。”

         发件人赫然是孙哲平。

         正常人看到这样的短信脑子大概都会短路一下,张佳乐也不例外。他第一个想到的问题是“今天是愚人节么?”。昨天是孙哲平的生日,今天显然不会从八月跳到四月。那么说来,难道孙哲平真的想和他分手?张佳乐坐不住了,他立马给孙哲平打了个电话。不亲口听到孙哲平说分手的话,他可不会同意,好吧就算听到了也不会同意的。电话里传来甜美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这时张佳乐稍稍冷静了下来,他又把短信看了一遍,突然想到了什么,给孙哲平的秘书打了个电话。听到对方说孙哲平请假没去上班,张佳乐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大孙啊大孙,看来你惹了不小的麻烦呀。”张佳乐自言自语道,“还瞒着我不让我知道是吧,害我这么伤心的话,不做些什么好像对不起自己呢。”

         于是等孙哲平一身疲惫地回到家里的时候,只看到一张张佳乐留下的字条,上面洋洋洒洒地写着几个大字:“我去采风了。——张佳乐。”孙哲平无奈地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说道:“怪不得打不通他手机,看来只好等他回来再解释了。”

         而这一等,就是半个多月。

 

05

         华灯初上,采风回来的张佳乐拖着行李走到家门口,掏出钥匙打开了门。进门后,张佳乐扫视了一圈,视线落在躺在沙发上的某人身上,而电视还在放着新闻。孙哲平有个坏习惯,喜欢躺在沙发上看新闻,有时看着看着就睡了过去,大概只有这个时候,张佳乐才会意识到孙哲平比他小这件事。他在沙发前蹲下身,不知怎么就来了兴致,仔细端详起孙哲平的睡颜来。时光总是偏爱某些人,不舍得在他们脸上留下过多岁月的痕迹。眼前的人就是其中的一员,三十二岁的孙哲平敛去了一些狂气,显得更成熟了些,也难怪会有这么多女人为他痴狂,想到这里张佳乐又想到孙哲平生日那天瞒着自己一个人去了相亲宴的事,突然感觉有点心塞,伸出手打算把孙哲平拍醒。可他刚一伸出手,手腕就被人抓住了。

         眼前的人突然睁开眼睛,眼神如猎豹般深邃,似笑非笑地盯着他,挑了挑眉说道:“怎么,看了我那么久,还想乘机使坏?”说完放开了张佳乐的手腕坐了起来。

         张佳乐佯装生气地说道:“某人不是说要和我分手么?怎么,看中哪家的千金了,什么时候结婚啊记得请我过去。”

         孙哲平瞬间怂了,只好摸了摸鼻子,略微尴尬地说道:“没和你说是我不对,这不解决了么,除了你我谁也不想娶。”

         “你想娶我还不想嫁呢!”张佳乐立马反驳道,耳根却不自觉地微微泛红,果断转移了话题“你家里那边怎么样了啊?”

         孙哲平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还能怎么样啊,那天晚上我和我妈摊牌了。她气得直接收走了我的手机把我关在了家里,还帮我和公司请了假,说是要我好好想清楚。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冒充我给你发了短信。其实她早就知道我喜欢男人,只是一直逃避着不肯接受。唉,这次算是被我逼到悬崖边咯。”孙哲平突然抬起头,盯着张佳乐的眼睛说道:“我和她说了,我孙哲平这一辈子,就认定张佳乐一个人了,就算不能和他在一起,我也不会找别人了。”

         张佳乐感觉脸颊的温度微微升高,他不好意思地挪开眼睛,假装咳嗽了两声说道:“她毕竟是你母亲,你也别……”话还没说完,他突然感觉双颊被一双大手捧住,脸强行被掰了回去,孙哲平不知道何时俯下身来,认真地看着他说道:“张佳乐,我爱你,我只想和你在一起。”说着还没等张佳乐回答,便霸道地吻上了他的唇。

         张佳乐感觉自己有些缺氧,脑子里一片混沌,渐渐沉溺在孙哲平狂野的吻中。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孙哲平打横抱起,扔到了卧室的床上。还没来得及开口,嘴巴又被堵上了,张佳乐只好无奈地将双手环上孙哲平的脖子,主动加深了这个吻。其实半个多月没见,他也挺想念孙哲平的。

         衣衫褪尽,屋内只有一盏床头灯发出暧昧的灯光,孙哲平盯着身下的人,仿佛猎豹正在打量着今晚捕捉到的猎物,思考从哪里下嘴。半个多月没见,今夜注定不会平静。

         突然孙哲平听到“咕噜”一声,他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恋人。张佳乐尴尬地歪过头,自暴自弃地吼道:“我这不刚下飞机没吃晚饭么?饿了不行啊!”

         屋内旖旎的气氛瞬间消散得一干二净,孙哲平顿感无力,却又觉得张佳乐真是可爱得很,亲了亲他的脸颊,调笑着说道:“乐乐你还行不行啊?”

         张佳乐听到这话立马瞪了他一眼,好像一只猫被踩到了尾巴,瞬间炸毛,表情狰狞得好像随时会扑上去咬孙哲平:“我这不是想早点回来见你么?!谁会想到某人突然就发情了啊!你才不行了呢!”

         孙哲平自知理亏,爬下床重新穿上衣服,边扣扣子边赔笑着说道:“是是是,我的错我的错,我去给你下碗面。”说着就要走出卧室。

         “喂,大孙。“张佳乐突然叫住他,“我……我……”

         “嗯?我什么我啊,乐乐你想说什么?”

         “我也爱你!”张佳乐一口气说完,然后扯过被子把头埋了进去,遮住了自己涨红的脸颊。

         孙哲平愣了愣,突然觉得心底某个位置变得柔软起来。在这之前,他们好像都没有直截了当地和对方说过“我爱你”。有人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但是有时候,坦率地对对方表达出爱意,似乎会有更加意想不到的效果呢。不过,他们的路还长得很呢,今天晚上就可以试一试,孙哲平嘴角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不过还是先喂饱他的肚子吧。

         那年的西部荒野,百花盛开。

         多年之后,繁花血景早已不在,二人的感情却没有被岁月抹去。

         荼蘼未败,花开未央。



评论
热度(8)

© 兮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