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凉

☆文渣自娱地☆ooc是本体☆

☆伞修伞☆喻黄喻☆双花☆林方☆江周江☆韩张☆方王☆卢刘☆高乔高☆双鬼☆肖戴☆魏果☆莫橙

吃下周翔☆李乔☆秋橙安利【

BE会死星人

求投喂w

渣浪@兮凉_ryo

【喻黄】结合 03

#大半夜码字感觉自己画风有点清奇

#淡定地接受了自家设定略奇葩的这个设定

#好像又崩坏了我家喻队的形象【被揍

#果然还是没什么进展【我家喻黄什么时候才能见上面啊x


03              

 

         下午茶时分,正是咖啡馆里最为忙碌的时候。空气中飘荡着咖啡特有的略带苦涩的香气混合着刚出炉的松饼的甜香味,老式唱片机里传出悠扬的蓝调音乐,连空气也变得有些微醺起来。

         这家咖啡馆中坐着一些顾客,有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低声谈论着些什么的,有独自一人翻阅着报纸杂志悠闲地品着咖啡的。店内的猫咪或灵活地穿梭于桌椅之间,或悠哉地窝在角落着享受午后的时光,或懒懒地瞥一眼来往的客人继续我行我素,或跳上客人的膝头打滚卖萌各种求抚摸。

         柜台内的青年正在擦拭着咖啡杯,神情专注而柔和,将所有的杯子像艺术品一样摆放整齐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离开了柜台走入了后厨。关掉烤箱,将刚烤好曲奇取出,分装在各个猫咪形状的小盘子里,最后放在大的托盘里拿出厨房。他为每桌的客人送上下午茶的点心,路过柜台的时候顺手将其中一小碟放在上面,原本趴在柜台上假寐的布偶猫睁开双眼,一双湛蓝的眼眸盯着曲奇看了几秒,又看了眼他的主人,半眯上眼睛又窝了回去。等到青年放完托盘回到前台的时候,盘子已经空了。

         坐在柜台边上的一个少女正在玩着手机,她是在读的大学生,暑期在这家咖啡馆打工。咖啡馆的客流量并不是特别多,而且大多是一坐一下午的,老板人又很好,没事的时候她就在旁偷个懒。她刚偷偷拍下老板的照片,打上#最帅上司#的话题tag打算发送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九九。”

         “嗯。”花了足足一秒的时间才反应过来是老板在叫她,她下意识地关闭了手机屏幕,心虚地迎上老板的目光,“老板,有什么事么?”

         “是这样的,我最近有点事,下周开始会由其他人暂时接手这家咖啡馆。”

         “欸?!老板你不做了么?”她瞪大了一双眼睛,显得有些震惊。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说道:“只是暂时由朋友接管罢了,等事情忙完了我就会回来的。”

         她也不理会被弄乱的头发,低下头闷闷地说道:“哦,老板你可要早点回来啊。”说完郁闷地打开手机,把刚刚编辑完的草稿删除,打了一排大哭的表情,点击发送。

         布偶猫睁开眼睛盯着喻文州看,他伸出手摸了摸它的头,嘴角的微笑带了几分苦涩。自己能偷得三年的清闲时光实属难得,然而有些宿命终究是无法逃避的。

         喻文州的祖母是一名向导,她从战场上回来后,却选择嫁给了一个普通人。当时对于向导和哨兵的管理相对处于一个较为松懈的状态,这段婚姻才并没有受到阻挠。喻文州的父亲和母亲都是普通人,家族里也没有其他哨兵和向导的出现,所以喻文州并不认为自己会觉醒成为哨兵或者向导。事实也是如此,他和大部分普通人一样,高中毕业后进入了理想的大学研读法律,在校成绩优异,一切都很顺利。但是意外的是,他觉醒了。一般来说向导的觉醒都在成年之前,像他这么晚觉醒的向导确实十分少见。然而当时他对哨兵和向导的了解仅仅只是书上提到的一些,突然的觉醒几乎使他发疯。周围的各种复杂的情感信息进入他的脑内,当时的他并不能建立有效的精神屏障,这使得他的脑子比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还要混乱。幸好及时地得到了救援,才使得他没有永久陷入混沌的状态。

         在联盟进行登记后,他被迫中断在普通学校的学习转而进入向导学院学习,然而虽然他在普通人中算得上十分优异的人,作为一个觉醒很晚的向导,他并不能很好地适应新的生活,世界仿佛被重新设定过,而他没法再回到普通人的生活中去了。幸好他还是完成了向导学院全部的课程得以顺利毕业,而不是做一个大龄留级生。

         毕业后,因为暂时没有分配到任务,喻文州就开了一家猫咪咖啡馆,至于原因么,就是为了那只名叫索克萨尔的布偶猫,一只不爱小鱼干却钟爱曲奇的猫。

         索克偷偷舔了舔爪子上的曲奇屑,跳上喻文州的膝盖,慵懒地团成一个球。完成任务什么的,明天再说吧喵。


评论(4)
热度(17)

© 兮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