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凉

☆文渣自娱地☆ooc是本体☆

☆伞修伞☆喻黄喻☆双花☆林方☆江周江☆韩张☆方王☆卢刘☆高乔高☆双鬼☆肖戴☆魏果☆莫橙

吃下周翔☆李乔☆秋橙安利【

BE会死星人

求投喂w

渣浪@兮凉_ryo

【伞修】一生医世

#很久之前的稿子

#突然想起来这篇于是来做个存档

#伞修什么的果然还是要甜甜甜才好

 

>>>>>>>>>> 01

叶修猛然间惊醒过来,呆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睡着了,刚才的梦在脑中模模糊糊有个印象,使劲去想反倒遗忘地更快了些。大抵不是什么好梦吧,醒来的他只感觉自己陷入了更深的疲倦。他揉了揉因为长时间接触桌面而发麻的脸颊,微微的刺痛感把他拉回现实。

仅距他几步之遥的讲台上,老师一手拿着模型一手指着投影屏幕上的课件,正在讲解着人体循环系统。上这门课的老师操着一口不知夹杂了何地方言的普通话,使得本来就晦涩难懂的内容变得更加难以理解。后排的同学都一副昏昏欲睡的表情,只有少数仍伸长着脖子努力想要看清黑板上的板书。教室里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排气扇呼啦呼啦地转着,却好像没什么用处。

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幻灯片已经放映到最后一张,老师放下手中的模型,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搁下杯子说道:“那么我们去后面看一下标本吧。”睡眼惺忪的同学被身旁的同伴摇醒,眯着眼睛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而一些人早已迫不及待地站起身来,跟在老师身后走进了标本室。

叶修合上面前的书本,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晃悠晃悠跟着别人往教室后头走去。

虽说这门课一个班的人数并不多,但是此刻都聚集在老师的周围,就显得十分拥挤了,像叶修这样来得晚的人,只能看到一堆后脑勺。透过一个个晃动的脑袋间的空隙,隐约能看到老师举着一个标本。带着奇特口音的声音传入每个人的耳朵:“这是一个心肌梗死的病人的心脏,根据我刚刚讲的内容,你们来诊断一下……”

心肌梗死……脑海中闪过一个模糊的片段——少年露出一个略带苦涩的笑容,对他说了些什么,或许是因为那样的笑容在少年的脸上并不多见,他的记忆尤为深刻。不由自主地端正了身体,叶修突然觉得心脏某个部位隐隐作痛起来,那疼痛并不尖锐,却令人备受煎熬。

人总是会试图逃避一些事情,遗忘一些事情,但这些事往往已经在不经意间在你的心里埋下一颗种子,不经意间想起的时候,你会突然惊觉,肆虐的藤蔓早已将你牢牢束缚住了。而到这时,越是挣扎就越是痛苦。

当然这对叶修并不适用,他从来不曾试图逃避什么,无论是和少年一起的过往亦或是少年最终的离去,都不曾被他刻意遗忘。至于心脏不自觉的疼痛,大抵是有别的原因吧。

老师宣布下课的时候,叶修早已背着包走出了教学楼。大二的学生早就褪去了大一时的胆小与拘谨,摸透了老师的脾性,早退也变得轻车熟路起来。

已是日暮时分,天色渐沉,夕阳的斜晖照射在医学楼的玻璃窗上,折射出一片耀目的暖橙,几只不知名的鸟儿从几棵并不高大的树木间扑楞着翅膀飞了出来,落在碎石子铺成的小路上,蹦跶了几下,停住脚低下头不知在啄食什么。

准备去取自行车的叶修想像了一下饭点的食堂,默默收住了脚步,略微思索后转身朝实验室走去。

 

02 <<<<<<<<<<

正在刷着网页的苏沐秋突然兴奋地大叫了一声,也顾不上别的,用胳膊肘顶了顶身旁正在打游戏的叶修。

正在游戏里pk的叶修只好停下手上的动作,摘掉耳机转头看向他,一脸无奈地问道:“沐秋,怎么了?”

苏沐秋将笔记本的屏幕转向他,指着一封打开的电子邮件说道:“这是上次我们申请的那个实验室的回复。我通过了!你快看看你有没有收到邮件。”少年的眉眼都不自觉地染上喜悦。仿佛被他所感染,叶修也不去管自己死亡在地的游戏角色,最小化了游戏窗口,随手打开了电子邮箱,果然有一封新邮件。

他点开邮件,大致浏览了一遍,颔首说道:“我也过了。”突然有人搭上他的肩膀,他下意识地想转头去看,唇瓣刚好擦过探头想要看他屏幕的某人的脸颊,他感觉自己的心好像停跳了一拍,然而胸膛内心脏剧烈跳动的感觉不能更清晰,耳畔仿佛能听见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声。压在他身上的少年仿佛毫无察觉,确认了一下邮件内容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见他这么久都没说话,这才疑惑地转过头来看他,问道:“怎么了?”少年的脸离他仅有几公分,说话间能感受到对方呼出的热气,鼻尖萦绕着少年身上清爽的气息,对上少年因为喜悦而发亮的眼睛,他的呼吸略微急促起来,有什么东西仿佛不受控制地从他身体里破土而出。

苏沐秋似乎明白了什么,唇边的笑意不减反增,眼神中也多了几分暧昧。

下一秒,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叶修的唇上,他瞪大了眼睛,又缓缓闭上,放任自己沉溺在熟悉的温情中。唇瓣分离的时候,耳边响起少年带着笑意的声音:“给你的奖励。”

 

>>>>>>>>>> 03

“今天外面好冷啊,这天气都该下雪了吧。唉,实验室怎么还不开空调,简直比外面还要冷。”一个女生一边向身旁的男生抱怨着一边煞有介事地搓了搓手,男生连忙附和着说道:“是啊是啊,省钱也不是这样省的吧。”坐在显微镜前的叶修听到这里终是忍不住嗤笑了一声,状似无意地说道:“这天气还冻不死人。”两人顿时没了声响,专心做起事来。

这二人是实验室刚来的大一生,属于那种典型的连烧杯都还洗不干净就来实验室参加科研项目的“未来人才”。平时在实验室负责些简单的数据录入工作,活不多话却不少,总是抱怨这个抱怨那个。

不过说起来,叶修初入实验室时也不过刚刚读完大一。那时学校颁布新政策,说是要培养科研型人才,大力鼓励新生进入实验室,早日接触研究领域。这个实验室也是那时候在新政策的催化下诞生的,老板是个年轻的博士后,实验室的各项花销也是靠学校资助勉强支持。叶修想着“既来之,则安之”,也就在这待了下来,这一待已经快两年了。

这两年,实验室在众人的努力下也算小有成就,资金也逐渐宽裕了起来,一切都慢慢步入了正轨。只可惜,当初最看好这个实验室的少年,却始终连实验室都不曾踏进。

叶修观察完最后一片细胞切片,将情况一一记下,整理了一下桌上的文件,关掉了显微镜和电脑。做完这些,他站起身来,双手插入白大褂的口袋,瞥了一眼似是在认真录数据的两人,抬脚走出了实验室。

世界上,某些人和某些人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咖啡馆的门不知被谁推开了,门上的铃铛叮铃铃响了阵,来人反手关上了门,将寒气隔绝在门外。店里的白猫看了来人一眼,淡定地钻进了桌子底下。空气中飘荡着咖啡特有的香气,混合着松饼的甜香,时光在这里放慢了脚步。坐落在医学院内的咖啡馆,即使在下午茶时分还是清冷得很,毕竟这种悠闲的步调和医学院的氛围微妙不协调。

叶修一进来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女生,他绕过趴在桌上小憩的店员,走到窗边的圆桌前拉开椅子坐下。听到声响,对面女生刚想翻页的手顿了顿,抬起脸来看他,因为犯难而皱起的眉眼舒展开来,嘴角甚至漾起一丝微笑:“哟,大忙人来了啊。”

叶修点了点头,随手拿起桌上的菜单看了起来。即使穿着一身和咖啡馆格格不入的白大褂,他却没有丝毫的拘束。

女生合上手中的书,视线落在他的脸上,认真地问道:“我之前和你说的事你考虑地怎么样了。”

叶修停顿了一秒,似乎在思考那件事指得是什么,迎上对面毫不躲闪的视线,他叹了口气说道:“我现在不想考虑这些,你……”

“行了行了,不用给我发好人卡。”女生做出个打住的手势,收回手撩了撩颈边的碎发,语气淡淡的,“不成就算了,又不是小孩子了,还非你不可了。”

“哟,这么想得开。行了,哥有事先回去了,有事再联系吧。”叶修说着站起身来,女生似乎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又低头自顾自看起书来。

咖啡馆门上的铃铛又响了一阵,店员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迷茫地环顾四周,发现没有新的顾客便又趴了下去。女生合上书本,看着门外渐行渐远的背影,幽幽地叹了口气。她端起面前凉透的黑咖啡,一饮而尽,放下杯子,手指摩挲着杯壁,不知在想些什么。

说实话,叶修很欣赏她,做事果断,不像一些女生一样扭扭捏捏,无论是学业还是社团工作都处理得很好。这样的女生主动追求自己,换做是别的哪个男生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的吧。果然要是拒绝的话,以后会后悔的吧,叶修笑了笑,却没有忧伤的意味。男人嘛,娶一个贤惠的老婆,夫妻恩爱,养育一二儿女,或许会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却还是会相伴到白头,平平淡淡的也就是一辈子了。叶修不知道自己最终会是否会走上这样的道路,但是至少在忘记他之前,想要爱上别人,恐怕是做不到了。

总有那么一些事,别人看来心酸不已,自己却甘之如饴的。


04 <<<<<<<<<<

医学院的老师大都是医教两精,多在医院任职,大大小小的病例也不知见过多少,讲起课来也头头是道。有些老师还担任着比较特殊的工作,比如某个小个子的女老师上课时不经意地提起:“这些标本都有些时候了,很多结构都不太清楚了,上次我做的尸检,死者就是死于这种疾病,有机会的话下次可以带你们去观摩,那样会比较直观。”

眼下就是这种特殊的学习机会,周围的同学都穿着白大褂,平时嬉闹的表情全都收了起来,神经无意识地绷紧,神情甚至比死者家属还要紧张,解剖室陷入一片死寂。随着尸检的开始,一些胆小的同学默默别过脸不敢仔细看,一部分人则目不转睛地看着,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甚至暗暗考虑是不是能走得更近一些,。叶修看了看不远处的苏沐秋,见他面色平静如常,便把视线收了回来。

结束后,同学三三两两地走了出来,猛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神经这才渐渐放松下来,表情也变得自然起来,互相招呼着回寝室或者去食堂吃饭。

苏沐秋却径自走上了二楼的平台,趴在栏杆上眺望着远方,视线不知落在哪里。

“在想什么?”叶修不知什么时候跟了过来,背靠上栏杆扭头看向身旁的苏沐秋,直觉告诉他,一定有什么事让苏沐秋如此反常。

苏沐秋却问道:“你为什么想要读医?”

叶修站直了身体,转过身来,和苏沐秋一样趴在栏杆上,转头看他: “不记得了。”

苏沐秋没有转过头来,只是收回了视线,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我的家乡在一个小县城,我小的时候父亲生病住院,突发心肌梗塞去了,母亲认为是医院的责任,却不同意做尸检,终是不了了之,可没过多久她也因为伤心过度去了,就留下我和沐橙两个人。”他的嘴角慢慢浮起一个苦涩的笑容,却又转瞬消失不见。

遥远的天空燃烧着一片灿烂的晚霞,他柔软的发丝笼罩在橙色的柔光中。微风拂起他的头发,擦过脸颊略微有些发痒。他突然笑了,带着三分释然七分坚定,缓缓说道:“我想成为一个心脏科专家。”

“嗯,哥陪你。”


>>>>>>>>>> 05

刚刚结束实习课的叶修刚脱下白大褂,便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实验室。一年一度评比的日子即将到来,实验室的研究最近突破了瓶颈有了新进展,顺利的话能成为评比的有力材料。在这种紧要关头,时间变得愈发重要。而这又和大四的实习课程撞到了一起,实习课又不能随意请假,叶修只好每天医院实验室两头跑。

脱下外套穿上白大褂,突然感觉有点冷,叶修这才想起实验室的空调坏了。叶修是B市人,北方冬天虽冷,好在有暖气。可到了南方,没有空调的寒冬,真心是冷到骨子里。南方多是湿冷,那寒气从脚心钻进来,然后蔓延到四肢百骸,冻得你直打哆嗦。叶修在H市读了四年书,还是没法适应这儿的冬天。他搓了搓手揣到口袋里,走到电脑旁,凑过头去看最新的数据。

坐在电脑前的苏沐橙似乎这才反应过来,站起身来将位子让给他,也趁此活动一下酸痛的颈椎。叶修坐下,从头到尾查看了一遍数据,又从尾到头看了一遍。这才扭头看向苏沐橙,说道:“数据没有什么问题,可以暂时休息一下了。晚饭吃了么?”果然苏沐橙摇了摇头。叶修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又瞥了眼墙角堆着的泡面,无奈地对苏沐橙说道:“这个点没什么能吃的了,我给你泡碗面,凑合着吃吧。”见她点头便起身去烧水。

苏沐橙回到桌前坐下,打开一早就缓冲着却没有时间看的电视剧看了起来,忙了一天的她总算能喘口气了。

苏沐橙是苏沐秋的妹妹。高考结束填志愿时果断和哥哥填了一样的学校和专业,成为了叶修的学妹。叶修问她为什么,她只是笑了笑说道:“我也喜欢医学啊。”这个学期看到叶修所在的实验室招人,她就果断提交了申请,能力丝毫不输给哥哥的她顺利地进入了实验室。

叶修端着泡面出来的时候,苏沐橙正好看到精彩的地方,舍不得暂停,便犹豫着要不要边看边吃。叶修伸出手按了暂停键又随手最小化了窗口,在苏沐橙失望的目光中把面递给她说道:“别这样看我,边吃边看不好,等等你哥哥说我教坏他妹妹我可就惨了。”

“我哥才不会这样呢。”虽然这么说着,苏沐橙还是乖乖接过专心吃起面来。

“那可不一定,要是沐秋知道我给他宝贝妹妹吃没有营养的泡面,说不定会揍死我。”叶修说着打开了另外一台电脑。

苏沐橙哼哼了两声什么都没有说,眼神却黯了黯。 

吃完面收拾了一下东西,苏沐橙插上耳机看起电视剧来,叶修则打开了学术网页查看起相关资料来。今晚他俩值班,负责记录凌晨的数据,于是二人照例决定在实验室通宵。

指针快指向十二点的时候,叶修突然感觉左肩上一沉,转头便看到苏沐橙熟睡的侧脸,她的眼下有淡淡的阴影,显然很久没睡过好觉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拉开抽屉,取出中午午睡时用的薄毯盖在苏沐橙身上,并默默放缓了操作鼠标的动作。

凌晨三点,采集完数据的叶修回到电脑桌前,只看到一杯还冒着热气的绿茶,熟睡的苏沐橙却不见了踪影。他好笑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这丫头,怎么和她哥一模一样。”

 

06 <<<<<<<<<<

苏沐秋正埋头做着笔记,突然感觉有一道探究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划上最后一个句号,他转过脸,视线对上身旁的某人,无奈地说道:“你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身旁的人右手托着下巴,左手转着笔,脸上丝毫没有被抓包的尴尬,似乎好好思索了一番才开口回答道:“这不瞻仰一下学霸么——”

“还‘瞻仰’呢,你语文及格没?而且……”苏沐秋突然想到了什么,语气中多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上个学期你的名次不是比我高么。”

“这也不怪我对吧。”他说着打开了课本开始寻找老师正在讲的地方,一脸“哥就是这么厉害不要不服”的表情。

苏沐秋握着笔的手紧了紧,他努力克制住了揍人的冲动,深吸一口气将视线重新转移到黑板上。

总有那么一些人,平时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好像对学习完全不上心的样子。甚至到了考试周才见他们开始复习,但是考出来的成绩却总是高得令人咋舌。

苏沐秋自认为成绩不差,虽然算不上顶尖怎么也是上游。可没想到大学里高手如云,自己身边这奇葩便是其中之一,虽然不愿意承认,自己离他还有那么些距离。

但是叶修偶尔也有“勤奋”的时候,比如要交论文前一天。其实苏沐秋说得没错,叶修的语文还真的不怎么样,让他写文史类的论文简直像要他的命一样,他每次觉得就算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相关词汇拼起来,都达不到老师要求的字数。不喜欢的事总是被人们下意识地回避,每次到了要交论文的前一天,他才想起自己的文档还是一片空白,只好半夜开着台灯惨兮兮地码着字,码一句删十句,越是焦急越是没有头绪。每当这时,苏沐秋总是一边又好气又好笑地说着“早干嘛去了”,一边又认命地把参考书和参考文献借给他看。半夜醒来看着还在苦苦挣扎的叶修,苏沐秋总会泡一杯绿茶给他,怜悯地看他一眼,然后……继续上床睡觉,他啊,才不打算那些陪自作自受的人熬夜呢。

 

>>>>>>>>>> 07

叶修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呼叫器突然发出急促而尖锐的声音。刚刚陷入浅眠的他立刻惊醒过来,掀开薄毯坐起身来,敲了敲脑袋迫使自己更快地清醒过来。他拍了拍身旁睡得迷迷糊糊的同学示意他赶紧起来,自己急忙冲出了休息室。

休息室离急症室很近,但是等叶修到达的时候值班的医生和护士已经开始了抢救工作。作为一个还是本科阶段的医学生,实习更多地只是在旁边看,实在有人手不够的时候才会被要求负责一些简单的工作,显然眼下并不是缺人的情况。

叶修见没有什么自己可以插手的事,便自觉站在一旁待命。从医生忙碌的身影间依稀可以看见躺在床上的急救病人。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子,虽然因为脸上沾了血迹和尘土而看不清样貌,从身形来看大约是二十左右的年纪。抢救虽然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病人的心跳仍在不断衰弱,医生的脸上的神情明显变得焦急起来,在这种和死神赛跑的时候,慢一点都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结局。

叶修默默退到急症室门口,正听到几个人在谈论病人的情况。青年出了车祸,不负责任的司机肇事逃逸了。青年身旁并没有亲人朋友的陪伴,大半夜的路上行人也少,好在有好心的路人拨打了120。但是当救护车到达现场的时候,青年的生命体征已经十分衰弱。

急症室内,心电监护仪上青年的心跳突然变成一条直线,仪器发出刺耳的“滴——”声。几分钟后,医生确认病人脑死亡,宣布抢救无效。叶修回过头去,看到青年安详地躺在那里,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护士温柔地拭去青年脸上的血迹,叶修晃了晃神,突然有种错觉,仿佛青年的脸变成了他熟悉的样子,眉心一跳,他想仔细看看清楚的时候,护士已经将白布缓缓盖过了青年的头顶。

一切都……结束了。

叶修突然觉得胸口有点闷,意识不受控制地让他想起某个人,那个四年前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的少年。负责他实习的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太难过了。”他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红了眼眶,他知道老师会错了意,想笑却发现自己连提起嘴角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看着护士推着病床出来,轮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朝着走廊的深处走去。他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眼前浮现出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终是露出一个笑来。

苏沐秋,我还是输了。


08 <<<<<<<<<<

新生开学,在家长眼里就是大事,不管孩子多少岁,在他们的心里总是长不大的。报道当天学校里除了人就是车,简直比十一长假的旅游景点还要拥挤。

苏沐秋是H市本地人,为了避开开学高峰期特意在前一天将东西搬到了寝室,正式报到那天只要携带相关证明到校注册就好。办好了手续,走出临时作为报到处的食堂,苏沐秋决定四处逛逛,熟悉熟悉这个陌生的校园,可刚走到文化广场,他就被人拦住了。

“同学你的手机卡开通了么?没开通的话可以来我们这开通,这是我们的套餐你可以看下……”面对着热情讲解的学姐,苏沐秋犯了难,他是本地号码并不打算换学校的号码,可是他完全找不到机会说。就在他愣神的工夫,学姐眼神一亮,抓起他的胳膊就往办理处走。

眼见着事情不妙,苏沐秋连忙说道:“那个——”

“唉,我找你老半天了,我没带寝室钥匙快回去帮我开门。”突然一个男生插了进来,在学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抓起苏沐秋的手就走。苏沐秋的脑袋也完全当机了,还没搞清楚状况便乖乖地跟着“室友”走了。

确认那个学姐不会再追上来了,那人松开苏沐秋的胳膊说道:“你别乱想,我就想问个路,看你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便好心救你出来了。你知道男生宿舍在哪么?”苏沐秋下意识地指了方向。那人说了句“谢谢”便拖着行李走了,等苏沐秋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早就消失在拥挤的人潮中了。真是一个奇怪的人,苏沐秋想到。这么一闹他也没了闲逛的心情,决定还是先回寝室。

苏沐秋走到寝室门口,刚准备掏出钥匙开门,便发现门没有关。他推开门,看到一个男生正在铺被子,想必是他的新室友。

正思索着怎么开口,室友却先一步转过头,苏沐秋看清他的模样,惊讶地脱口而出:“是你!”原来“室友”还真的是室友。男生也有些惊讶,“还真是巧了。”他放下手中的被子,走到苏沐秋面前伸出手,“你好,我叫叶修。”

“你好,我叫苏沐秋。”双手相握,二人相视而笑。

 

>>>>>>>>>> 09

阳光透过窗帘的空隙照了进来,床上的人皱了皱眉,缓缓睁开眼来,他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似乎在回忆刚刚的梦。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少能记住梦的内容,这次却意外地在醒来后还能回忆起梦里的场景。昨晚做完一个心脏手术后,疲惫的他回到家后倒头就睡,却没想到自己会做这样的梦。

他想起很多年前,医学心理学的老师曾经说过:所有的梦境都是曾经经历过的事情的映射。这话现在想来,还真有几分道理。叶修突然低声笑了起来,不知该高兴还是难过。


10 <<<<<<<<<<

12月31日学校照例举办了新年狂欢夜,苏沐秋和叶修两个人都不是爱凑热闹的人,便窝在寝室一起看电影。

快到零点的时候,电影刚好结束,苏沐秋便拖着叶修到阳台上等着看烟花。

远处广场上,聚集在一起的一大堆人开始倒数:

“十、九、八、七……”

苏沐秋悄悄牵起了叶修的手。

“六、五、四……”

叶修转头看向苏沐秋。

“三、二、一——”

二人看向天空。

倒计时结束后,天空炸开无数朵绚烂的烟花,大家互相道着“新年快乐”,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砰——”的一声,天空绽开一朵爱心型的粉色烟花,叶修突然听见身旁有人说道:

“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怀疑自己听错了,凑过头去问道:“你说什么?”

苏沐秋突然倾身过去,在他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分开的时候,他眉眼弯起,笑得像一只偷了腥的猫。叶修不知道苏沐秋哪来的自信,确信自己会接受他的告白而不是和他决裂。但是……真是拿他没有办法。

叶修听见自己说道:“苏沐秋,我也喜欢你。”

黑暗中,不知是谁红了脸颊。

 

>>>>>>>>>> 11

司机转头看向后座捧着一束勿忘我的男人,亲切地招呼道:“小哥,去哪啊?”

“南山公墓。”


评论(1)
热度(16)

© 兮凉 | Powered by LOFTER